今天是: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德辅简介
导览服务
知识宝库
视频欣赏
德辅动态
行业动态
++更多
《天辽地宁》第29集 陶鼓,8000年…
朝阳市德辅博物馆简介
德辅大事记
5.18国际博物馆日|德辅连接你我他…
面对疫情,朝阳的民办博物馆在行…
朝阳市德辅博物馆闭馆公告
八千年石埙的发现及史前礼乐之器…
​对辽宁朝阳德辅博物馆藏史…
++更多
馆长:王冬力
简介:辽宁朝阳人1967年生人,德辅博物馆创建人
从事红山文化专题收藏多年
曾著有《红山石器》《红山实器》
为国内首部石器类收藏图书
 第七届“薪火相传--中国文化遗产保护年度贡献人物”
被家乡人称为“红山文化的守望者”
名誉馆长:邵国田
简介:内蒙古赤峰人1947年生人,在文物考古第一线工作35年
曾任内蒙古敖汉旗文化馆馆长、博物馆馆长。中国辽金契丹女真研究学会理事;内蒙古考古、博物馆学会理事;内蒙古红山学会理事;内蒙古文物鉴定专家委员会委员;赤峰市考古学会副理事长。参与发现的小河西文化,兴隆洼文化,赵宝沟文化等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以及青铜时代的柳南墓地,大甸子夏家店下层文化墓地填补了我国北方考古编年的空白。先后在 《考古》、《文物》、《北方文物》、《内蒙古文物考古》等学术期刊发表40余篇考古报告和学术论文。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德辅概述-知识宝库
世界厕所日 | 看看古代厕所中的另类文明史
时间:2020/11/21
转载自令羽君 博物馆丨看展览
温馨提示:这是一篇“有味道”的推送
请不要在吃饭时间阅读
昨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
“世界厕所日”(严肃点!这可是一个国际性有味道的节日!)
这一节日由世界厕所组织于2001年提出联合国大会2013年通过决议并正式设立意在提高普通民众对厕所问题的认识鼓励人们采取行动,应对全球卫生危机
一直以来,厕所都被视为一个难登大雅之堂的存在人们羞于提及它,却又离不开它人类最基本的生存需求——吃喝拉撒睡中厕所就占了两件
据统计,人的一生中大约有3年的时间在厕所度过这个被人们选择性无视的存在是人类发展史上最能体现文明的地方(相关阅读:你有想过,你的祖先
是怎么解决下半身问题的吗?)
在我国历史进程中厕所也翻新出了不少的花样今天,就让小编带你一起品味古代厕所中的另类文明史
简单直接的坑式厕所
远古时代,无论男女老少,想要上厕所,都是就地解决,与其他动物没有什么区别。当粪便堆积到无法正常生活时,人类就会选择迁徙。
直到有了粪坑的出现,人类才不必为了躲避自己的排泄物东奔西走,从而最终定居下来开展农耕生活。
据考古发现,中国最早的厕所出现在5000年前西安半坡村氏族部落的遗址。尽管当时的厕所只是一个设于房舍外的土坑,但已经预示着人们开始集中地点排便,迈出了厕所文明的第一步。
西安半坡村遗址复原图
到了周朝,人们已经学会将木板子搭在大坑上以支撑双脚,在坑的中间设有漏井,粪便可直接落入池内。
周朝漏井示意图
当然,即使是这种进阶版的坑厕,条件也还是简陋的,因为它总有被排泄物填满的一天,然后就需要不断易地挖新坑。
《仪礼·既夕礼》中记载有“隶人涅厕”。说的就是古人掘地为厕,待坑满后,命令奴隶把坑填上,再挖个新坑。
于是,为了避免麻烦,人们将粪坑挖得更深更大,以便使用更长时间。但是坑挖得太深,上厕所就成了一件极有风险的事情。《左传》记载,公元前581年,晋景公姬孺“将食,涨,如厕,陷而卒”。
春秋时期的粪坑有着让人惊叹的深度,不慎跌入只能是凶多吉少。作为第一个有文字记载的殉难于厕所之人,晋景公也算是真·遗臭万年了。
节能环保型厕所
古代的人们就已经意识到,人的排泄物是生态系统中不可或缺的一环,于是大力发展起可持续经济,打造出一种“猪厕合一”的厕所形态,称其为“圂”(hùn,也作“溷”)。
先秦时期,“圂”专指圈养猪的场所,到了战国末期,“圂”才有了猪圈与厕所两重含义。
将厕所建在猪圈上头,设有专门的道路和门通向厕所,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上厕所”。而下层猪圈围墙上有一些小洞,叫做“窦洞”,为粪夫清理粪便所用。
西汉 红陶厕猪圈 河南博物院藏
当人在上面酣畅淋漓的时候,猪可以在下面大快朵颐。并且,人的排泄物直接落入猪圈,与猪的粪便和饲料残渣混在一起发酵,称为“沤肥”,是农作物极好的肥料。
圂厕不仅节约了空间,更把排污业与农牧业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积极贯彻了绿色循环可再生的发展理念。
汉 绿釉猪圈 故宫博物院藏
考古出土的大量“陶猪厕”冥器表明,与猪共厕在汉代十分流行。但是,这种“混合型厕所”在魏晋以后就逐渐绝了迹。不过很多人家依旧把牲畜栏圈等设在厕所旁边。
汉 陶厕圈 宿迁博物馆藏
此外,经考古发掘,汉代还有一种自带化粪池的厕圈。其正面圆形的带口池子乍一看就像是现在的坐便器,而事实上,这种池子是用以储存粪便的。可见,那时的人们就十分有环保意识了。
移动便携式厕所
懒惰推动着人类的进步。为了方便如厕,古人不再局限于使用固定厕所,而是发明了一种便携式厕所,叫作“虎子”,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夜壶,是常见的男用溺器。
虎子起源于战国,风行于汉及两晋,可能也是为了满足魏晋名士的风流与潇洒。
战国末期 错金银鸟纹虎子 故宫博物院藏
西晋 越窑青瓷虎子 浙江省博物馆藏
到了唐朝,由于开国皇帝李渊的祖父叫李虎,而古人讲究避尊者讳,不能将皇帝爷爷的名字用在如厕器具上,“虎子”就改名为了“马子”。
渐渐地,古人对于马子的要求也变得更高,不光要能用来装尿,还要能装粪便,于是马子的形制加大了,变成了桶形,“马桶”因而诞生。
《梦粱录》中记述:“杭城户口繁夥,街巷小民之家多无坑厕,只有马桶。”可见,至迟到宋代,民间社会已流行木制的“马桶”之物。
马桶占地小、味道轻、方便清理,其功用超过了溺器,因此在民间很受欢迎。一直到民国,这种移动马桶都是千家万户的必备用品。
木马桶
不过,古人讲究环保,马桶装满了,是不可以随意倾倒的,必须由专门的人来处理。这种专门经营“粪业”的职业清洁工,在唐宋时叫作“倾脚头”。他们挨家挨户收集粪便,将其运送到城市周边的农村贩卖,获利颇丰。
当时,粪便收集已经形成了相当规模的市场,竞争十分激烈,还有人还为了争夺收粪市场而进行诉讼。
收集粪溺肥田,既解决了城市粪便的处理问题和环境问题,又使粪便还乡,有效地利用了粪肥资源,可以说是十分先进的做法了。
贵族VIP级厕所
在古代,贵族们对于如厕这件事则更加讲究,往往依照自己的需求打造VIP级别的专享厕所。
当英国人约翰·哈林顿发明了世界上第一只抽水马桶时,厕所真正进入了现代意义上的变革。而在古中国,抽水马桶的雏形却出现得更早。
河南永城芒砀山西汉梁孝王王后墓地宫内出土的石质坐便器,将古代贵族释放自我的情怀提升到了一个新高度。
石质坐便器位于墓室角落,右侧和后背靠墙,便坑为长方形,便坐是由两块石质坐垫组成,分别立在便坑两侧。在便坐对应的下方,是两个鞋型的脚踏。坐便器同时还设有背靠和扶手结构,力求完美地体现其实用性。
西汉梁孝王王后墓中的石质坐便器
坐便器靠背部位,连有蓄水池和水管,虽不知其具体的便后冲水过程,但它作为冲水马桶的鼻祖,在中国的厕所文明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魏晋时期,贵族们的厕所更是奢华到了浮夸的地步。
据《世说新语》记载,富豪石崇家的厕所内纱帐环绕,十多位打扮靓丽的侍女列队伺候,还悉心帮如厕之人更衣。这样的服务,就是现代的高级厕所也未必比得上。
而在硬装修之余,当时贵族的厕所里还出现了很多配套的“软包设施”。人们在厕所内摆香炉焚香熏,用一种名叫“澡豆”的颗粒状物质洗手,甚至还备有用来堵住鼻孔臭气的枣子。
清·华喦《金谷园图》中的石崇
上海博物馆藏
元代的“洁癖狂”倪瓒则是为自己打造了专属的“香厕”。《云林遗事》记载,他用香木建了个高楼,高楼下面有个敞口的木格子,盖着厚厚的鹅毛。
排泄物掉到木格子里,又轻又软的鹅毛会马上飞起,将排泄物覆盖住。并且,仆人在下面守候,随时更换新的木格子和新的鹅毛,以保证厕所环境整洁,气味芬芳。
元·张雨题《倪瓒像卷》中的倪瓒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到了清朝,皇宫贵族们更加钟爱坐着如厕。清代皇帝、后妃们使用的便器叫作“官房”,用法十分讲究,分为长方形和椭圆形两种形式,用木、锡或瓷制成。
木质的官房为长方形,外边安有木框,框上开有椭圆形口,周围再衬上软垫,口上有盖,便盆像抽屉一样可以抽拉。木质便盆一般都装有锡质内里,防止渗漏,在盆底还会铺一层干松香木细末,用以保持芳香。
清代木质官房
锡质官房则为椭圆形,盆上有木盖,正中有钮;这种便盆要与便凳配合使用,便凳比较矮,前端开出椭圆形口,便盆放在下面对准圆口。便凳同样包有软衬,确保如厕时始终享受舒适的触感。
清代锡质官房
官房除了不能冲水之外,与现在一般的马桶相比,也没有太大差别。
设施齐全的公厕
除了各具特色的私人厕所外,我国古代也十分重视公共厕所的建设。
早在先秦时代,中国就有了公厕,并设有专人管理。《周礼·天官》记载:“宫人,掌王之六寝之修,为其井匽,除其不蠲,去其恶臭。”所谓“匽”,就是指建于道路旁边的公厕。
当时的公厕还有具体的建筑标准。《墨子·旗帜》中称:“为民溷,垣高十二尺以上。”厕所设有2.7米高的围墙,充分考虑到了如厕时的隐私保护。
而从考古出土物来推断,至迟在汉代,厕所已分男女。陕西汉中市汉台区一墓中曾出土了一件西汉末年王莽时期的明器“绿釉陶厕”,这座陶厕有房顶,从山墙一侧开有两个门。厕所蝒有墙分隔,门外亦有一道短墙,将左右隔开,区分出男厕与女厕。
汉代 绿釉陶厕 汉中博物馆藏
到了宋代,更是出现了设施服务完全不输现代星级卫生间的豪华公厕。
南宋时,前来中国学习的日本僧人曾经手绘一本图册,叫作《五山十刹图》,其中有一幅图描绘的内容是镇江金山寺东司。“东司”这名字听起来仿佛是个神秘的权力机构,实际上指的就是厕所。
金山寺东司平面图
由金山寺东司的平面图可以看出,当时的公厕已经相当完备。上方是一排带隔间的大便槽,隔间外设有香炉;右下角为小便槽,旁边有净手用的灰、土、澡豆和水槽等。
东司的中间设有挂手巾等物的“净竿”,下有烘干手巾的烤炉,左侧有烧汤水的火头寮。不仅解决了人们方便时衣物、饰品的放置问题,还能够提供衣物烘烤服务,并在冬天时为厕所供暖,可以说是考虑得相当周全了。
东司中的“净竿”和烤炉
在清代,公厕管理有了新的变化,出现了收费厕所。我国最早有文字记载的收费公厕就出现在清嘉庆年间。
据《燕京杂记》记载,当时“北京的公共厕所,入厕者必须交钱”,“入者必酬一钱”,交钱才能入内,并可拿到两片手纸。
因为有利可图,社会上出现了私人开公厕的现象。为了揽生意,厕主往往在厕外张贴大幅吸引人的布画,竖广告牌,上书“洁净毛(茅)房”字样。厕所里还会摆上小说等书籍,供如厕者阅读,争取“回头客”。
直到今天,清洁卫生的公共厕所仍是人们日常生活之必须,是城市公共空间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吃饭喝水有多重要上厕所就有多重要在漫长的农耕时代里人们想办法将粪便变废为宝努力让如厕变成一种享受
厕所的发展历程无疑可以作为中华文明的里子也是衡量社会进步的重要尺度
 
 
 
版权所有:朝阳市德辅博物馆 备案号:辽ICP备09017918号-1

辽公网安备 21130202000274号


电话:15804928070 传真:0421-3714466 地址:朝阳市双塔古街9-15号
网站制作:恒昊互联网络